示例图片二

又一家知名创业公司挂了

2019-03-04 07:37:20 大吉彩票 已读

到2017年,爱屋吉屋在整个北京市场的占有率仅有0.48%,上海将至0.69%,闭店关门,节节衰退,最后在2019年1月那天正式停业,进入善后清算程序阶段。

在创立爱屋吉屋之前,两位创业者还曾创立过网约车品牌大黄蜂,参与过与滴滴等众多网约车企业的“烧钱”大战。曾在上海独占网约车市场鳌头,滴滴也不敢小觑。

两位联合创始人——黎勇劲和邓薇都是从土豆网出来的,分别担任COO和CFO,没有任何地产基因,甚至还曾坦言:“不喜欢混地产圈子,跟地产行业的前辈们就像是两条平行线,没有任何交集,也不能互相理解”。

早在2016年,爱屋吉屋的业务就已急转直下,到今天为止,从一个被众多知名资本捧在手心上的独角兽明星公司,到人去楼空、关门大吉,只用了5年时间。

邓薇将爱屋吉屋定位为“行业的鞭策者”,两位创始人的抱负非常远大,甚至在对外采访时多次要说颠覆行业,超过当时的老大链家。

首先就是占据地盘,从2014年9月开始,就推出了“上海租客佣金全免”的补贴策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下了上海整租市场28%的市场份额,登顶第一。

前优酷网的两位创始人从网约车大战中全身而退,还收割了一笔不菲的资金,转而就创立了爱屋吉屋,有业内人士猜测,这背后实际上是有高人指点。

在疯狂烧钱、补贴的背后,虽然有资本的支持,但资本又能支持多久呢?

欲速则不达。在爱屋吉屋跑马圈地般的扩张时,作为大本营的上海却出现市场份额快速下滑的现象。接着不到一年的时间里,刚刚扩张其他城市的市场份额也接二连三迅速下滑。更可怕的是,钱用完了,后续的资本却没有着落了。

2016年,资本逐渐降温,一度支持爱屋吉屋的资本方不再续资了,烧钱烧不下去了,只能“缩衣节食”。

谁知之后两位创始人急转刹车,迅速退出网约车市场,转战房产中介,在2014年创立了爱屋吉屋。

从“行业颠覆者”神坛跌落

从一家明星公司到彻底灭亡,惨痛的教训值得每个创业者和投资人认真思考。资本不是万能的,互联网也不会轻易颠覆一切,我们也要尊重每个行业运行的规则。

这就有了后来多轮融资中,每一轮都有晨兴资本的身影。不仅如此,在爱屋吉屋高管小道消息中传言,“爱屋吉屋对外一直是邓薇做宣传、PR,CEO黎勇劲从未露面过,而刘芹和黎勇的股份几乎差不多,刘芹很有可能是爱屋吉屋背后真正的老板。”

5年前,一家互联网房产中介公司横空出世,由两个完全非房地产背景出身的连续创业者创立,联合创始人黎勇劲、邓薇都曾分别担任土豆网原COO及CFO、土豆网前高级VP。

2014年到2016年两年时间里,资本热度一度非常高涨,借用互联网的火爆形势不断撒钱,当2016年资本逐渐降温时,融资缩紧,爱屋吉屋的两年试验期限也瞬间终结。资本给创业者的时间永远是有限的,这一点大概是爱屋吉屋始终没能深刻体会到的。

刚刚创立不到一年,爱屋吉屋迅速火爆,从天使轮融到了E轮,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,爱屋吉屋就完成了总共6轮的融资,创造了世界纪录。淡马锡、高瓴、晨兴、高榕、顺为、GGV等各个知名机构均参与进来,完成最后的E轮融资时,爱屋吉屋已经累积融资额度3.5亿美元,跻身10亿美元独角兽行列,成为行业中迅速崛起的黑马。

显然,黎勇劲和邓薇这两位名义上的联合创始人也有很多无奈,拿着投资人的钱,就得听投资人的话,最后丢了上海主阵营,裁员和负面纷至沓来。

创始团队是怎么让爱屋吉屋走向死亡的

邓薇在接受采访时,曾提到爱屋吉屋的“模式”:

爱屋吉屋注定成为“颜色不一样的烟火”,它的“死亡”与资本和其创始团队都撇不开关系。

最高峰时,爱屋吉屋有1.6万多名员工,经纪人的佣金提成比例高达65%,而这么一裁一降,确实是省了不少开支,但随之而来的负面就铺天盖地

这种“互联网飞机大炮”的方式效果确实显著。接着,爱屋吉屋就快速切入了二手房交易市场,开始铺天盖地地投放广告。

这种想法显然已经得到验证。不设门店、革传统中介的命……一系列对传统企业不尊重的后果只能用“惨烈”来收场。

放在打车软件业,这就是滴滴、快的和Uber,高效、快捷、利用最短时间匹配用户和需求,司机坐享其成,公司掏巨额补贴抢占市场;

欠薪、降佣、裁员……负面整整困扰了爱屋吉屋之后的三年多光阴,也彻底拖垮了它。

爱屋吉屋,一家曾经想要挑战链家、红极一时的互联网房地产中介公司正式宣布死亡。

只是邓薇说自己采取这种激进的战略布局也是有苦衷的:“每次被老板‘拿刀架在脖子上’,必须出去投钱;投出去了又开始往回撤,每次都如履薄冰。”

成也资本,败也资本

放在中介业,这就是经纪人拿着高底薪,挣着定额奖励,在不开设一家门店的城市街道上,凭借手机里的APP,与客户完成最快流程对接。

一直以来,地产行业交易都属于大宗商品领域,是不可能被轻易颠覆的传统行业,创始人始终要尊重传统行业的本质,才会有所改变。

这种严重的战略性失误或许源于创始人的贪婪、眼光和格局有限,毕竟人性的欲望是无止境的,想要一口吃个胖子,这种贪婪的想法只会加速一个企业的死亡。

殊不知互联网的“快钱”却无法消化如此庞大的传统房产中介行业,烧光了3亿美元后,资本也明白爱屋吉屋将会是填不完的无底洞。短暂辉煌过后,被“资本”抛弃,爱屋吉屋神话破灭,徒留一声哀叹。

爱屋吉屋终止佣金减免策略,大幅裁员,减少广告投放费用,以至于发生了一场声势浩大的“讨薪门”。

当爱屋吉屋走向灭亡后,很多行业内的人士都分析过:爱屋吉屋最大的问题是战略布局,本来已经拿出重金布局了上海,作为大本营,就应该再花一些时间和精力将上海市场充分巩固。爱屋吉屋非但没有再花精力,反而把钱拿去扩张其他城市,甚至着急布局了二线城市,最后导致两头都顾不过来。

彼时,黎勇劲、邓薇正在寻找创业机会,听了晨兴资本刘芹的建议,亲自投身到房产中介的互联网模式创业里。

这个高人便是爱屋吉屋的投资方晨兴资本,在大黄蜂项目中,晨兴资本也是投资方,更因为大黄蜂项目的退出而大赚了一笔。

在大把的资金“浇灌”下,爱屋吉屋瞬间有资本做任何事。两位创始人也丝毫不含糊,拿着融资额展开了烧钱、补贴市场的大规模行动。

这大概也是资本入局的弊端。资本逐利心切,等不及“一城一池”的缓慢布局,“快”成为其追求的首要战略纲领。

在爱屋吉屋短暂的5年烧钱灭亡史中,资本所充当的角色不容小觑,我们都知道刚刚落幕的共享单车大战里,资本套利的惨状下,最终的结局如何。

这也就很好解释,为什么即便在如此巨额资本的支持下,爱屋吉屋还是无法走通模式。做地产中介的不但不懂地产行业规则,还与地产圈所有前辈相看两不厌,怎么能成功?

这也就有了大量资本争相注资爱屋吉屋的故事。和大黄蜂、滴滴等的网约车大战相似,烧钱、补贴的伎俩,从打车市场毫发不动的搬到了房产中介市场,还为其起了一个冠冕堂皇的名号“互联网O2O创新颠覆模式”。

爱屋吉屋的死亡与创始团队脱不了干系。

登陆爱屋吉屋官网和APP,官网主页仅显示“一楼房东”页面,已无任何服务功能,而APP则显示“服务器迷路”。

在爱屋吉屋同一时期,也出现了很多互联网房产中介企业,房多多、O房网、好屋中国等诸多企业都曾烧钱不断,像黎勇劲和邓薇一样,每个创始人都梦想着借互联网模式颠覆传统行业。

仗着手中握有大笔的资金,爱屋吉屋的欲望开始膨胀,已经不再满足于占据上海这么一个城市,开始向北上广,甚至天津、武汉、成都等二线城市大规模扩张。

无论是资本还是爱屋吉屋,都过分相信互联网可以颠覆一切,以至于进军房产中介领域,却只顾线上扩张,忽略线下门店的布局。在链家等地产中介逐一开店,抓住周边房源时,爱屋吉屋却遭遇了经纪人拿着高佣金,私下与房东交易的“飞单”惨状。

广告带来了大量客户,那一年爱屋吉屋在上海单月的二手房交易达到2400多套,仅次于链家的4000多套,给二手房中介企业们不小的震惊。

彼时,令人印象最深刻的是,2015年春节期间,当时名噪一时的喜剧明星蔡明代言了爱屋吉屋,“佣金只收1个点”的广告语传得满街,让不少人一下子记住了这个互联网房地产中介的新贵。

想法的确如出一辙,也非常美好,但现实是残酷的。

爱屋吉屋自然也无法逃过这一套路。